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
現有會員可[按此]登入。未成為會員可[按此]註冊。
[公司模式-關]  [懷舊模式-開]  [Youtube 預覽-關]
[大字型]  [小字型]

您現在聚腳在  講故台內。

立即下載 Google Play 立即下載 Apple Store
跳至第

發起人
(穿越 校園)今年我三十三歲,回到了1998年(3)
937個回應
文呢



出緊


我嘆了一口氣:「唉!我都覺得自己痴線,仲咩要理妳嘖!由得你畀南乳老強算數啦?」


布正麗揉搓著兩則太陽穴,問道:「南乳?老強?發生咗…咩事?點解…我會係厠所架?仲…成身濕晒添?」


我訝異道:「吓!阿姐,妳唔係依個時候嚟斷片啊?」


布正麗搖了搖頭,道:「我只係…記得我同你地一路飲酒,一路傾計,之後我覺得個人有啲痠軟,手腳無
力、個身有啲慶,仲…係呢!跟住發生咗啲咩事啊?你話南乳對我…但係佢唔係一早走咗咩?」


我解釋道:「南乳條Hi Hi對妳落藥,佢之後返番嚟想擒妳,我打咗佢一鑊金,佢依家喺房。」


我走出客廳,發現大門和鐵閘敞開,心中暗叫不妙,馬上走入房間,只瞧見建華縮在一角,南乳並不在房間內。


從後而來的布正麗,打量了房內一眼,問道:「南乳呢?你又話南乳喺度嘅?」


我道:「頭先南乳係喺度。嗱!妳唔信可以問下建華,佢可以做證架。」


我轉向建華道:「建華,你老實講頭先係咪見到南乳?佢係咪仲打你添?」


建華抱著頭道:「啊!唔好打我啊!」


遇上這種情況,我不禁在心中喊了聲糟糕。


建華未能證明我所說的話,南乳亦不在現場。


布正麗一臉狐疑地瞪著我,無論怎樣看,她的樣子也不像相信我所說的話。


「不如我將件事原原本本咁講畀妳聽?聽完妳一定會相信我嘅說話,件事其實係咁…」


布正麗打了一個噴嚏,雙手搓揉著手臂,顫聲道:「嘩!好凍啊!」


十分鐘後,布正麗換上了建華的衣物,外披她自己的外套。


在客廳中,我向她原原本本道出了事情的經過,她聞言點頭,道:「咁又係,罐啤酒係佢遞畀我嘅,同埋當我想畀罐啤酒你嘅時候,佢又好緊張咁,照你咁講,即係你救咗我?」


由於剛才我抱布正麗入厠所,用冷水淋她,讓她全身濕透,最後她只好無奈地穿上了建華的衣物,但體型
肥壯的建華,他的衣物怎會讓布正麗穿得稱身呢?


我不禁多瞧坐在我正面的布正麗數眼,居然讓我有意外的收鑊,沒穿bra的她,現在依稀好像可能或者「飛釘」。


「喂!你個樣奇奇怪怪成個咸濕伯父咁嘅,你…你望乜向左走向右走野啊?」


布正麗兩頰微紅,雙手護胸,現出了難得一見的靦腆窘困姿態。


被她這麼一說,我也有點尷尬,作狀地用手掩著嘴巴,裝笑道:「哈哈哈,如果妳依加畀人見到著成咁,一定笑死人,嗰啲排住隊追妳嘅人,相信會走咗大半,依家我有相機,一定拍低佢啊!哈哈哈。」


布正麗神情嚴肅,道:「今日依件事,你同人講,我會殺咗你。」


我點頭,然後又笑道:「如果畀人見到妳喺建華間屋出嚟嗰陣,見到妳著住建華啲衫,人地會點諗啊?」


布正麗臉上陣紅陣白,瞪了我一眼,道:「你係咪出少句聲會死呢?」


「善意提醒嘖!」當我瞧見她一臉慍色,立時住口道:「得,我收聲。」


我緊閉著嘴巴,正襟危坐地面向她。


她皺著眉道:「喞!你個樣好乞我憎,畀你望到我成身唔聚財,你同我擰轉面。」


我把視線轉向廚房那邊,恰好瞥見她掛在廚房的衣物,包括了她私密的內衣褲。


這時,我又按捺不住開口道:「嘩!睇唔出妳平時粗口爛舌,又食煙又飲酒,一副江湖中人、黑社會大家
姐咁嘅樣,居然會有一顆純真嘅少女心,連啲底衫褲都係hello kitty。」


布正麗大窘,嗔怒道:「你條Hi Hi,成晚無句好聽。」


她從椅子跳下來,想追打我,但她忽略了一個極嚴重的問題——就是她現在是穿上了建華的褲子,一條原本穿在一名肥壯的成年男人身上的褲子,給一名體型纖巧的布正麗穿上,她這一下躍動的動作,讓寬鬆的褲子鬆脫。


她察覺到不妥的時候,已經立時以手捏住褲頭。


這驚鴻一現的良辰美景,真的如電光火石一樣。


我瞥見了布正麗臉上流露出史無前例的複雜情緒,揉合了不知是尷尬?羞愧?悔疚?恥辱?悲憤等情緒,她的心情應該如打翻了五味架一樣。


我用手蓋著眼睛,喊道:「嘩!我突然間失明,咩野都睇唔到。」


話雖如此,但我的嘴角正在微微上揚。


[img]https://na.cx/i/34CF7.gif[/img]

待續


[img]https://img.eservice-hk.net/upload/2017/01/10/090755_c28fde4b301245661917bae59eb18320.jpg[/img]
[img]https://img.eservice-hk.net/upload/2017/01/10/090905_c28fde4b301245661917bae59eb18320.jpg[/img]

大家覺得呢個女仔如何



SEED呢


大勁志係時候同布甸開始


[img]https://img.eservice-hk.net/upload/2017/01/10/090755_c28fde4b301245661917bae59eb18320.jpg[/img]
[img]https://img.eservice-hk.net/upload/2017/01/10/090905_c28fde4b301245661917bae59eb18320.jpg[/img]

大家覺得呢個女仔如何



SEED呢

Viutv節目:煮餐飯有幾難
上圖:Homan


今晚有冇


由於我看了不該看的東西,為免彼此尷尬,加上我又有點作賊心虛,我選擇背對著布正麗,面向牆壁而坐,情形猶如笑傲江湖的令狐沖在思過崖面壁思過一樣,但當我想起了剛才如曇花乍現的動人畫面,這妮子不但外表出眾、身材驕人,初時我還以為像她這種愛蒲爛玩的mk妹,那地方應該如久經開拓的薯仔田,但誰不知她的聖杯居然有這種形狀和色澤。我擁有十多年觀賞av經驗,評頭品足過無數女人,可是並未曾見過這麼完美的聖杯,想到這裡,我褲內的巨龍按捺不住地在翻騰、在舞動。


我立時眼觀鼻、鼻觀心,想著其他的事情來分散注意力,這刻我的情況,就如武俠小說的人走火入魔一樣,我要以意志去壓制在我體內肆虐張狂的魔鬼。
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天色泛起魚肚白,原來已經是翌日的清晨。


此時,布正麗打破沉默,道:「喂!我…有啲野問你?」


我嗯了一聲,道:「妳想問咩?」


「你…你頭先喺我神智不清嗰陣,有…無借啲意抽水?」


「吓!嗰啲應該唔算借啲意。」


「吓!你條…你做過啲咩嚟?」


「我抱妳入厠所,撬開妳個口,用水喉灌妳飲水,再撳妳個肚,迫妳吐返啲春藥出嚟,咁喺依個過程同妳唔多唔少都有啲身體上嘅接觸,但當時我只係一心令妳醒返,無其他不軌企圖。」


她嗯了一聲,道:「喂!你同人講野,搵個背脊對住人架?」


我轉過身來,面對著她,當我們的視線相觸的時候,彼此亦不禁下意識地微微低垂著頭。


她靦腆道:「頭先嘅事,你當唔記得得唔得?」


「吓?妳指邊件事?」


她嗔道:「由上嚟依度開始到依家啊?」


我連忙道:「得得得,妳放心,我嘅記憶就好似金魚咁樣,啲野好快就唔記得。」


我和布正麗離開了8座,她換上了仍未乾透的本來衣物,一陣冷風吹過來,她打了個噴嚏,她搓著雙手,道:「嘩!今日我病病地,打番學校請個假先。」


離別前,她重申向我作出警告:「你同我記住尋晚嘅事同我忘記咗佢。」


「吓!其實妳係要我記住定係忘記?」


布正麗杏目圓瞪,我立時裝瘋賣傻,道:「吓!依度邊度嚟架?點解我會喺依度嘅?發生咗咩事啊?」


待續


待續


布甸好可愛呀


待續


布甸好可愛呀


終於似返我鍾意嘅佢啦





存咗幾日睇

咁快又無


Chapter 36 禍不單行(上)


別過布正麗後,我致電給阿興,要他拿校服和手機充電器給我。


見面時,阿興問道:「哥,尋晚你去咗邊啊?媽咪打咗幾次電話畀你啊!」


「係咩?我電話較咗震機,擺咗落書包無為意添!晏啲打番畀佢,我尋晚去咗…朋友屋企,不過嚟緊都係要去媽咪度住番一排,都差唔多有車喇!你返學先,我有咩野要係石梨貝攞返,就靠你喇!」


與阿興分別後,我在七仔買了旅行裝的牙膏、牙刷,再到了安蔭商場的厠所草草盥洗一番,換上了校服,
便去上學。


這兩個多月來,習慣了早起床去跑步,看來這個良好習慣將要中止。


想到我這兩個多月以來的堅持訓練,在昨晚,終於有用武之地,兩三下便把南乳這臭飛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扒在地上呻吟,不禁有點沾沾自喜。


我又想到南乳這些街童臭飛應該睚眥必報,我壞了他的好事,讓他大大地丟了這個臉,他應該不會就此了事,我還是要多加提防。


我拍了自己的頭殼一下,自責道:「成皇志啊!成皇志,明明你就睇過三五成群,知道班臭飛童黨幾咁得人驚,一個南乳你唔驚,但係如果係四五個南乳,你點頂啊?」


為了布正麗而淌了這渾水,值得嗎?


不,我不是為了她,就算換了是另一個女生,極有正義感的我,見到如此情形,亦會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。


此時,剛才她那讓人神為之奪的春光乍洩畫面,在我腦海中徐徐浮現。


我奮力搖了搖頭,自我說服道:「我當係還債,佢之前無踢爆襲擊拳佬嘅人係我,今次我當還返畀佢,我番返嚟係要改變返自己嘅命運,我要追嘅係管佳莉。」


頂唔住

明日再戰[img]https://na.cx/i/s7aa3x.gif[/img]


Chapter 36 禍不單行(上)


別過布正麗後,我致電給阿興,要他拿校服和手機充電器給我。


見面時,阿興問道:「哥,尋晚你去咗邊啊?媽咪打咗幾次電話畀你啊!」


「係咩?我電話較咗震機,擺咗落書包無為意添!晏啲打番畀佢,我尋晚去咗…朋友屋企,不過嚟緊都係要去媽咪度住番一排,都差唔多有車喇!你返學先,我有咩野要係石梨貝攞返,就靠你喇!」


與阿興分別後,我在七仔買了旅行裝的牙膏、牙刷,再到了安蔭商場的厠所草草盥洗一番,換上了校服,
便去上學。


這兩個多月來,習慣了早起床去跑步,看來這個良好習慣將要中止。


想到我這兩個多月以來的堅持訓練,在昨晚,終於有用武之地,兩三下便把南乳這臭飛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扒在地上呻吟,不禁有點沾沾自喜。


我又想到南乳這些街童臭飛應該睚眥必報,我壞了他的好事,讓他大大地丟了這個臉,他應該不會就此了事,我還是要多加提防。


我拍了自己的頭殼一下,自責道:「成皇志啊!成皇志,明明你就睇過三五成群,知道班臭飛童黨幾咁得人驚,一個南乳你唔驚,但係如果係四五個南乳,你點頂啊?」


為了布正麗而淌了這渾水,值得嗎?


不,我不是為了她,就算換了是另一個女生,極有正義感的我,見到如此情形,亦會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。


此時,剛才她那讓人神為之奪的春光乍洩畫面,在我腦海中徐徐浮現。


我奮力搖了搖頭,自我說服道:「我當係還債,佢之前無踢爆襲擊拳佬嘅人係我,今次我當還返畀佢,我番返嚟係要改變返自己嘅命運,我要追嘅係管佳莉。」

我要起雙飛


頂唔住

明日再戰[img]https://na.cx/i/s7aa3x.gif[/img]



辛苦了


由於昨晚幾乎未曾睡覺,在第一堂的時候,我已經昏昏欲睡,強撐到第二堂生物課,我終於伏在桌上倦極而眠。


未幾,我便被老馮喚醒,他要我整堂生物課也要站著來聽課,坐在我隔離的宛琳珊幸災樂禍地笑了笑:「抵死。」


我頹然地搖了搖頭。


下課後,老馮拉了我出班房訓話,道:「成皇志,你最近發生咩事?我發覺你好懶散,之前你應承我會畀心機讀書,畀你可以報考多幾科,原來都係得三分鐘熱度?」


我知道和老馮抗辯只會有害無益,立時唯唯諾諾地道:「對唔住,馮老師,我最近係懶散咗,我知錯,我會反省。」


老馮語重心長和我說了一番大道理,最後還道:「一月嘅中期試,如果你嘅成績唔達標,你唔單止無得drop phy,我仲未必畀你報考多幾科。」


「係,我明白。」


我好不容易捱過了生物堂,下一堂是物理堂,接著就是小息,終於讓我可以好好睡一覺了。


中午的時候,我謝絕了與黎早強等人去吃午飯的邀請,在小食部買了件蛋治,打算吃完便找周公。


此時碰見了楊鳳瑤、柳豔和呂靜宜,楊鳳瑤道:「喂,得你一個嘅,你唔係同郭左杰佢地食飯咩?你同佢地反咗面啊?」


「唔一齊食飯,唔代表反面嘅。」


柳豔道:「成皇志,你不如同我地一齊食喔?」


「吓!我買咗三文治,下次先。」


楊鳳瑤道:「學姐,我頭先見佢畀老馮捉咗出去走廊訓話,佢都係無咩心情食飯喇!」


柳豔訝異道:「吓!發生啲咩事啊?」


我應道:「學姐,小菜一碟,無相干。」


此時,楊鳳瑤指著遠處笑道:「靜宜,你個初戀情人大雄喺嗰邊啊!」


呂靜宜羞紅著臉道:「咩我個大雄嘖?嗰陣大家都唔係認真嘅!早知唔同妳講啦!妳攞出嚟笑人。」


我循楊鳳瑤所指的方向瞧去,原來楊鳳瑤所說的大雄就是4F班的戴建雄,這個戴建雄在中一至中三的時候,年年也是全級第一名,他成績雖好,但外形並不討好,架著眼鏡、一頭亂髮、手無搏雞之力的打壞書生造型,風力稍為強一點,便可以把他捲走,真的讓我難以想像呂靜宜此等知性美女的初戀情人就是他。


柳豔道:「鳳瑤,唔好再整蠱靜宜喇!」


楊鳳瑤吐了吐舌頭,道:「咁去食飯啦!我好肚餓啊!」


我吃完了那件蛋治,正想補眠之際,收到了媽媽的來電,我找了處隱蔽的地方,才按下了通話掣,彼端傳來了媽媽的聲音:「阿志,你仲咩成晚唔返屋企啊?」


「媽,我以後都唔會返去架喇!我搬嚟妳度同妳住,我唔想再同佢住啊!」


媽媽訝異問道:「吓!發生咗啲咩事啊?」


於是我把所有事情和盤托出,道:「佢成世人都係咁,淨係識將自己嘅問題變咗做人地嘅問題。」


「我打畀佢問下了解下先,或者佢有苦衷呢?」


「就算有咩苦衷咁做都係唔啱,不問自取,是為賊也,依啲小學生都知啦!」


媽媽安撫道:「得,我實會同佢講,你唔鍾意返去,就嚟我度住幾日先。」


「嗯!咁今晚我收工打畀妳啦!」


正所謂福無重至,禍不單行。


人的一生總是這樣的,當你以為是低潮的時候,原來低處還未算低。


這晚我如常去上班,這星期輪到了BEN、米仔、RAY上夜班,米仔如常增加我的工作量,如果是往日的話,我可能會忍氣吞聲;但恰巧我今天的心情實在糟透了,而且當一個人長期受到同一個人的欺凌,日積月累的不滿,終歸有一天會爆發,而這一刻,我對米仔的不滿已經超出了臨界點,我把他放在我桌上的文件扔回給他,道:「阿BEN,已經分配晒工作,依啲係你嘅,麻煩你拎番佢。」


米仔愕然半晌,破口大罵道:「你當自己邊個啊?我嚟依間公司早過你幾年架,我畀野你做,畀個機會你學野咋!」


「你同我都係同一個POST,大家咁高咁大,你唔好以為我叫你一聲阿哥,你真係以為自己係大佬先得架!分配工作,你夠料咩?」


跳至第



  快速回覆 - 輸入以下項目

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,本站會員請先登入。非會員人仕,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,費用全免,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。


上次光臨時間: 30/5/2017 13:37
今天貼文總數: 591 | 累積文章數目: 6,177,910

聯絡我們 | 服務條款 | 私隱政策 | 廣告查詢 | 職位空缺
Copyright © 2017 HKGolde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