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
現有會員可[按此]登入。
[公司模式-關]  [懷舊模式-開]  [大字型]  [小字型]

您現在聚腳在 非會員伺服器 講故台內。
[轉到會員伺服器]  [轉到海外伺服器]
會員推薦計劃起動

早前不少會員反映,現時會員申請制度導致家中只有一人能以唯一ISP電郵申請帳戶,建議我們採用會員推薦方式讓同住的家人成為會員。及後我們舉行一次會員投票,支持一方僅以些微票數勝出,但我們亦留意到有會員擔心計劃會被濫用。經商討後,我們決定在推薦權上增添多重限制,避免出現濫用情況。

會員須同時擁有以下條件方可取得邀請碼:
1, 必須為使用ISP電郵註冊之會員(SMS及收費會員將不獲邀請碼)。
2, 帳戶未有被停用。
3, 並無被回報為疑似五毛或打手。
4, 於計劃實行180日或之前登記成為本站會員。
5, 帳戶已獲認證。
6. 帳戶未曾因「分身」原因被封鎖。

符合以上條件的會員,由即日起可到自己的Profile Page(http://forum1.hkgolden.com/ProfilePage.aspx)或M版設定頁面(http://m1.hkgolden.com/setting.aspx)取得邀請碼,每個邀請碼只能使用一次。此邀請碼主要為彌補現行制度的不足,方便各會員及其家人,請大家好好運用,切勿濫用!謝謝各位。 ......
跳至第

發起人
(穿越 校園)今年我三十三歲,回到了1998年(3)
937個回應
等緊你#bye#


主角救美啦



#hehe#


瞧見如此情況,如果是一般的劇集情節,那個具有強烈正義感的男主角,遇上此等事,定必不理三七二十一,便衝出去來個英雄救美。


可是不知是酒精影響我的反應、還是萬梓良那句「阻人扑野死左會俾人燒春袋架」的話影響得我太深、定抑或我抱住當汁男食花生的心態,總之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衝出去制止南乳。


我一剎的猶豫,讓南乳對布正麗作出進一步的行動。


只見南乳一手抱住布正麗的纖腰,另一隻手從布正麗的腳踝一直向上掃。


遭下藥的布正麗陷入朦朦朧朧的狀態,星眸半閉、胸脯起伏不定、四肢乏力軟倒在南乳懷中,她嚶嚀一聲,發出了一聲嬌吟,柔絲細氣道:「唔…唔好。」


布正麗以這種姿態去作出抗議,變相等於鼓勵南乳去對她作出侵犯。


看見這種場面,我潛伏在褲下的巨龍忽然活躍起來,變得堅硬如鐵。


眼看布正麗快要被南乳扒個清光之際,突然一個念頭從我腦海中閃現:


如果我站在一旁食花生,讓南乳飽嚐獸行的話,當第二天,布正麗發現自己衣衫不整、下體疼痛的話,我隨時會成為嫌疑犯。


布正麗遭下藥神智不清認不出施暴者;建華被南乳打怕,不敢說出真相;而如果南乳飽食遠颺,譚慧詩和許詠欣又證明當時只有我、布正麗和建華在同一間房,只得我片面之詞,難保那些黑警為求快速破案,把我屈打成招。


想到這裡,我全身冒著冷汗,巨龍一時間也變軟。


再想到南乳在下藥後,先行離去,計算好藥力發作再折返,他自己吃完布甸,便把我當作替死鬼,為人之厚黑歹毒下流賤格卑鄙無恥幾乎可以媲美今天的港共政權,我一雙拳頭不禁硬起來。


黑狗偷食,白狗當災。


可怒也!


一念及此,我一個箭步衝上前,怒喝道:「你條Hi Hi,落藥老強咁低莊。」


我一手搭在南乳的肩膀上,把他的身子扳過來面向我,然後我趁著他海綿體充血,海馬體缺血的情況下,以十成功力,一拳擊向他,他的心思和雙手放在布正麗身上,絕對是猝不及防的狀態,他以臉頰硬接我十成功力的一擊。


我這含恨的一拳把他打得撞在牆角,再一腳結結實實地踢在他的大腿,他發出了一聲慘叫。


我邊打邊喊道:「我依對拳頭專打Hi Hi嘅!食屎啦!」


我再踹了南乳數腳,把他打得一時間難以喘氣,縮在地上呼痛,我才住手,但我仍然一腳踏在他的臉上,恫嚇道:「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你個街,你衰老強,洗定個屎忽入去,服侍啲大佬啦!」


如果當初我是像那些狗血劇情的主角,撞破南乳的時候,問道:「喂!你喺度仲咩啊?」


這樣先向對方示警的行為是非常反智,讓對方有時間準備,如果對方是格鬥高手,可以先把我打殘,再做他愛做的事;就算對方只是普通人一名,亦可以倒過來指控你,是你把布正麗弄成這樣,那是便各執一詞,分不到誰是誰非,在那時才與對方動手,反而落在下風。


現在我一撞破南乳的惡行,便大聲指責,因為對方理虧在先。自然便變得膽怯,再趁他未回過神來,一輪急攻,這樣南乳便入定了罪,我亦控制了場面。


我一隻手搖著布正麗,道:「喂!醒喇!唔好瞓啦!」


布正麗喃喃道:「嗯,唔…唔好搞…」


我踏著南乳的腳猛然施加壓力,他喚道:「啊呀啊呀!痛…痛啊!」


「你畀咗咩野佢食?」


「春…春藥啊!」


「佢幾時醒?」


「唔知啊!」


我拍打著布正麗的臉頰,道:「喂!醒喇阿囡!妳差啲畀人老強啊!」


我又喚道:「建華,過嚟啊!建華,快啲過嚟啦!」


建華只是站在門外,並不敢靠近。


我道:「入嚟啦!條友畀我打殘咗,唔駛驚架?」


建華臉現驚懼之色,猛搖著頭,我嘆道:「唉!咁你攞杯水畀我啦!」


半晌,建華拿了杯水給我,我拍打布正麗的臉頰,道:「水啊!飲啖水先。」


我見布正麗沒有反應,便把整杯水潑在她的臉上。


她只是含糊地應了聲:「唔…唔好搞啦!」


「哎呀!我都唔想搞啊!阿姐,我上嚟搵個地方歇下腳,無端端搞壇咁嘅野我嘆。」


我轉向建華道:「建華,你睇住條Hi Hi先。」


話畢我便抱著布正麗,走向厠所,把她放在地上,用水喉射向她,把她弄得全身濕透,但她整個人還是迷迷糊糊,咿咿唔唔道:「唔好…搞,好…凍啊!」


我靈機一觸,想到那些服食大量安眠藥企圖自殺的人,被送去醫院的第一件事,就是洗胃。


於是,我撬開布正麗的嘴巴,塞入了水喉灌水,布正麗被強制灌下了幾口水後,便開始大吐特吐起來。


大吐特吐後的布正麗,開始清醒過來,混身濕透的她,把我推開,怒道:「你痴線架!」


[img]https://na.cx/i/85UF1z.gif[/img]


待續


[img]https://na.cx/i/85UF1z.gif[/img]


待續

好緊張[bomb]


[sosad]


依家停@_@
怒道:「你痴線架!」



你癡線架!


這樣先向對方示警的行為是非常反智,讓對方有時間準備,如果對方是格鬥高手,可以先把我打殘,再做他愛做的事;就算對方只是普通人一名,亦可以倒過來指控你,是你把布正麗弄成這樣,那是便各執一詞,分不到誰是誰非,在那時才與對方動手,反而落在下風。

各位學生哥學野啦,社會經驗呀,出來做野好多事都應用到,自己參透下#kill#


依家停@_@
怒道:「你痴線架!」


痴線,戲肉先停


依家停@_@
怒道:「你痴線架!」


痴線,戲肉先停

[banghead] [banghead]


[img]https://img.eservice-hk.net/upload/2017/01/10/090755_c28fde4b301245661917bae59eb18320.jpg[/img]
[img]https://img.eservice-hk.net/upload/2017/01/10/090905_c28fde4b301245661917bae59eb18320.jpg[/img]

大家覺得呢個女仔如何[bomb]


濕水布甸


留名


#kill#


好攰

早啲瞓

待續


#yup#


唔好成日重點先停一兩日啦……


oh no
加油#good#


oh no
加油#good#


容許你休息一晚:-]


文呢#kill# #kill#


跳至第



  快速回覆 - 輸入以下項目

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,本站會員請先登入。非會員人仕,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,費用全免,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。


上次光臨時間: 24/3/2017 15:56 | 現上線用戶數量: 375,657/114,757
今天貼文總數: 760 | 累積文章數目: 6,144,634

聯絡我們 | 服務條款 | 私隱政策 | 廣告查詢 | 職位空缺
Copyright © 2017 HKGolde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