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
現有會員可[按此]登入。未成為會員可[按此]註冊。
[公司模式-關]  [懷舊模式-開]  [Youtube 預覽-關]
[大字型]  [小字型]

您現在聚腳在 非會員伺服器 講故台內。
[轉到會員伺服器]  [轉到海外伺服器]
與時並進 重新出發

接手高登CEO至今已經有八年,一開始知道要代表高登出席唔同場合,都擔心會俾人起底,但最後決定豁出去以真面目示人。記得上任唔夠一年,就遇到高登歷年o黎最嚴重o既事件 — — 被告誹謗。最初我以為對方只係「嚇o下大家」,殊不知官司一打就打o左五年,最後打到上終審法院至告一段落。當時所受o既壓力大到難以形容,幸好得到好多會員o既支持,甚至有會員自發希望o係財政上給予支持,至今我仍然非常感激。不過,就呢單訴訟我o地花費o左超過7位數字o既律師費同賠償,換o黎法律上清晰釐定討論區要為會員發言負上o既責任。

除o左經常要處理關於誹謗問題o既律師信,高登最常要面對o既就係網絡攻擊問題。其實我o地一直有為伺服器作軟硬件上o既更新,奈何網絡攻擊o既「攻勢」日益增強同頻密,唔少時候大家鬧緊我o地Server超慢,背後其實都係因為伺服器受緊唔同程度o既攻擊,唔單只程式員要用大部分時間o黎處理相關問題,我自己有時都要半夜起身,甚至身處外地時都要處理。面對呢o的攻擊,我覺得冇可能每次都同大家講,否則有o的敏感時間每日要出十次八次公告,大家可能睇到麻木。 ......
跳至第

發起人
(穿越 校園)今年我三十三歲,回到了1998年(3)
937個回應
許詠欣哈哈笑道:「嘩!南乳,winning獨孤求敗,三比三喇!」


布正麗道:「咦!三比三,即係打和啊?」


譚慧詩道:「係啊!」


布正麗哈哈一笑道:「Stop la啦!南乳,咁快畀人追返。」


遊戲內的七十分鐘,我操控的朗拿度以假動作射門,騙過了南乳的龍門,射進了空門,反超前成四比三。


「哈哈,南乳,四比三啦!」布正麗樂道。


之前一直大放厥詞的南乳變得靜默。


遊戲內的八十分鐘,南乳的卡路士從後把我的李華度剷跌,被紅牌趕出場,他大罵道:「Hi Auntie咁都紅牌,去打乒乓波啦!」


八十三分鐘,我的朗拿度與對友撞牆成了單刀,一記挑射,皮球越過了出迎的門將,比數改寫成五比三。


臨完場前,我在禁區外得到了一個自由球,我操控的李華度,踢出了一個妙絕的弧線,皮球彎向了龍門的左上角,把比數進一步拉開成六比三。


最後我以六比三的比分反勝南乳。


「哎呀!南乳,你輸六比三啊!輸咗三十蚊喇!」布正麗嘲弄道


南乳道:「依場熱身,唔算,打多場,今次唔准用巴西。」


我選用了英格蘭,但南乳繼續使用巴西。


結果我以四比一獲勝。


「依場唔計,唔准用速度9嘅球隊。」


第三場我選了德國,南乳仍然用上了巴西。


結果比亞荷夫以頭槌連入兩球,讓我在八十分鐘的時候領先二比零。


此時,南乳按下暫停掣,然後再退回到主選單。


南乳裝傻道:「咦!點解會自動出咗去?個手掣壞壞地,本身我可以贏三比二架!」


在旁的布正麗冷笑道:「南乳,你輸唔起,就算啦!」


南乳道:「我之前讓賽,今次認真,嗱!唔可以用頭槌入波。」


譚慧詩嘲道:「南乳,不如你叫人用腳嚟同你玩?」


南乳怒道:「關你向左走向右走事啊!八婆,又唔知自己樣向左走向右走衰。」


布正麗幫腔道:「喂!南乳,你自己打機唔夠人打,唔好攞其他人嚟發洩啊!」


譚慧詩睨著南乳,道:「講樣衰點及你,憑你想溝布甸,都唔自量,無鏡都屙篤尿照下自己個死人樣啦!」


面對譚慧詩這種掀瘡疤式的人生攻擊,南乳一時也難以招架,他狠瞪了對方一眼,便繼續與我對戰。


第四次的對戰,我抱著凡事留一線,不想把事情去得太盡的心態,使用了日本隊,但結果我還是在八十三分鐘,操控中田英壽以一記中距離射門破網。


眼看南乳再度敗陣之際,他突然熄機,解釋道:「嘩!個火牛好慶,今日玩住咁多先,真係可惜,大家鬥得難分難解,下次再分個高低。」


布正麗嗔罵道:「Stop la啦!南乳,輸咗唔認,熄機咁無品。」


南乳從雪櫃拿來了兩罐啤酒回來,他自己開了罐來喝,然後他又打開了一罐啤酒遞給了布正麗,道:「喂!布甸啤啤佢啦!」


布正麗接過了啤酒,再把啤酒遞給我,道:「喂!成皇志,啱晒你喇!你咁煩,一醉解千愁啊!」


我正要接過布正麗遞給我的啤酒之際,南乳道:「喂!你要飲,就自己落街買啦!罐啤酒係我畀布甸架!」


布正麗反駁道:「咩啊?啲酒係建華買架!講到你出錢咁!」


我息事寧人道:「OK,OK,我自己去雪櫃攞!」


我在雪櫃拿了罐喜力,然後給了十元建華,道:「建華,罐啤酒我畀返錢你。」


建華咧嘴地笑了笑,道:「多謝!」


譚慧詩問道:「咁依家有咩做?」


許詠欣道:「吹下水囉!」


南乳道:「吹水?我唔啱,走先。」


南乳走後,布正麗等人抽著菸聊天,我見狀立時走到廚房呼吸新鮮空氣。


布正麗從後喚道:「喂!成皇志,你好怕聞到煙味咩?」


「吓!吸煙危害健康嗰喎!會致癌,食得多會死人架!」


「你屋企人都唔食煙咩?」


我苦笑道:「咁又唔係,我阿爸阿媽都食,我兩兄弟就唔食。」


今日出住咁多先

都差不多三千字

好耐無出過咁多[sosad]


今日出住咁多先

都差不多三千字

好耐無出過咁多[sosad]


唔得:-[出多篇:-[


如果玩而家嘅winning出神入化
可能會玩唔返舊winning
以前好似無咁著重組織,基本上你係跑狗已經玩晒
(離題)我記得細個玩winning2000,開罰球要按O掣先開到波;有次去表哥屋企玩(佢玩PS2),有個必入嘅罰球,諗住實食無痴牙。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佢個街,按咗吓O,嘥勁咗fuck



依樣真[sosad]


仲以為南乳遞上果罐啤酒會加料添


呢條感情線幾好睇


今日出住咁多先

都差不多三千字

好耐無出過咁多[sosad]


正呀,文量充足。
布甸同主角終於有進展啦


今日出住咁多先

都差不多三千字

好耐無出過咁多[sosad]

多謝樓主出文, 雖然我無點打winning, 但都感受到成皇志係打winning嘅神之手#hehe#


好耐無睇過咁多文[bomb] [bomb]



再撑一下


未睇晒

我都曾經想過作呢個故仔
個構想差不多一樣

真係巧合[sosad]


未睇晒

我都曾經想過作呢個故仔
個構想差不多一樣

真係巧合[sosad]



我好鼓勵人地寫故

唔寫出嚟,遲啲會唔記得[sosad]


「欸!怕咗你啊!我地食埋依支算喇!費事你打開窗企喺廚房吹風咁可憐啦!」


布正麗等人抽完菸後,我才回到客廳。


譚慧詩道:「喂!成皇志,我記得我同許詠欣喺中三嗰陣同過你讀同一班。」


「哦!係啊!」


許詠欣笑道:「以前你都唔係咁Seven架喎!依家你啲打扮同神情成個阿叔咁!」


「我依啲叫走在潮流尖端!可能喺十幾年後,好多人都係咁呢?」


布正麗笑道:「潮流尖端?你依啲叫老向左走向右走土啊!我第一眼喺街見到你,就覺得…嘩!乜個阿叔保養得咁好嘅?」


「妳講到我好似啱啱轉校入嚟讀咁,其實我中一已經喺到讀。」


布正麗笑道:「講真,之前真係無乜留意到你嘅存在。」


「我記得中一嗰陣,我讀1B3班,妳就讀隔離1C1班,仲有…」


布正麗斷言道:「唔好講舊屎喇,舊屎臭架。」


布正麗這麼抗拒我舊事重提,相信她害怕我無意之間提到同樣是1C1班的湯仲謀。


我識趣地住口,許詠欣道:「嘩!布甸,妳好熱啊?成塊面又紅,額頭又出晒汗。」


布正麗道:「飲咗酒係咁架喇!」


她話畢便脫去了外套,現在只穿著一件短袖T恤,這件單薄的T恤掩蓋不了她嬌人的身材,她再把當時盛極一時的大象襪脫去,露出了一對纖巧柔嫩、晶凝剔透的天足。


我這「腳痴」不禁多看了兩眼,布正麗這禍水級尤物,要樣有樣、要胸有胸、要腿有腿,如果再過多數年,那陣女人味散發出來的時候,相信連唐三藏也要還俗。


譚慧詩道:「成皇志,你仲乜望住布甸,望到眼都唔眨啊?」


我聞言有點靦腆,連忙把頭別開,否認道:「無啊!邊有嘖!」


許詠欣舉手,道:「微臣報告娘娘,我見到依個淫賊係咁吞口水。」


被她們看破我的異狀,我感到異常窘困,雙耳及臉頰亦有點兒發燙。


布正麗扠著腰嗔罵道:「大膽奴才,居然膽敢對本宮圖謀不軌,人嚟同我拉佢出去閹。」


譚慧詩試探道:「成皇志,你係咪對我地布甸姐起痰啊?」


這個問題真的讓我有點尷尬,我道:「咁無可否認,佢真係幾靚幾吸引人嘅。」


許詠欣拍了拍我的肩膀,道:「成皇志,你唔駛諗喇!」


「我都無話對佢有咩企圖,我都唔鍾意女仔食煙嘅。」


「哼!我先唔會考慮你啊!追我布甸嘅由依度掛到去石澳,再出番去大澳啊!」


許詠欣問道:「布甸,妳鍾意啲咩類形嘅男仔啊?」


布正麗以手支著香腮,沈思了一會,道:「我諗我將來嘅老公,會係一個蓋世英雄,醒目有腦,當我有事嗰陣,連命都唔要出嚟保護我,我諗佢有一日會穿著金甲聖衣,腳踏七色彩雲嚟迎娶我。」


我恍然道:「哦!原來妳講嗰個人係西遊記裡面嘅至尊寶。」


布正麗白了我一眼,道:「少女嘅情懷,你啲叔父輩識條春咩?」


譚慧詩話題一轉,問道:「係呢?成皇志,你頭先同屋企人嘈完啊?」


「唔好講啲衰野,乾杯。」我喝了一大口啤酒。


我們談了一會,再喝多點酒。


我有點不勝酒力,道:「我頂唔順喇!要瞓,令晚係到抖。」


布正麗笑道:「真係廢,飲三罐都無就投降。」


建華給了我一張薄被,我便鑽入了桌子下,枕在書包上睡覺。


譚慧詩道:「布甸,妳個樣都好唔掂咁喎!」


布正麗道:「我個人有啲慶,我抖陣先。」


譚慧詩道:「布甸,不如我地喺度陪妳啦?」


布正麗搖頭道:「妳地走先啦!我攪得掂喎!」


譚慧詩道:「吓!得妳一個喺度,得唔得架?」


許詠欣道:「建華,布甸喺房瞓,你唔好畀個條友仔入房啊!知唔知啊?」


建華道:「布甸喺房,唔入得。」


我心想:「我會入房?佢地真係諗多咗喇!」


一陣倦意襲來,把我帶去周公處。


不知過了多久,一陣陣悲鳴響起,把我帶到了半夢半醒間。


一把聲音響起:「Hi,死傻仔,同我死入廚房。」


「布甸喺房,唔入得。」


「Hi,阻頭阻勢。」


「喔喔,唔好,痛。」


此時,我睡意全消,睜開雙眼,藉著微弱的光線,瞧見建華抱著頭走進了廚房;另外,一道身影走進了布甸的房間。


我躡手躡腳,悄悄走向布甸的房間,從門隙窺見內裡的情況。


赫然發現房內除了布正麗外,還有南乳。


南乳撫著布正麗的臉,喃喃道:「妳真係好靚,嗰陣妳叫做啫喱,我已經鍾意妳,但係點解妳要同阿湯一齊喔?妳明明知道我好鍾意妳。妳同阿湯散咗,都唔受我,點解?我唔想向妳落藥架,但係我唔咁做,點可以得到妳?無論如何,我今日一定要得到妳,從依刻起妳就係我南乳嘅女人。」


[img]https://na.cx/i/wF2efA.gif[/img] [img]https://na.cx/i/jF8C31.gif[/img] [img]https://na.cx/i/T5ObCF.gif[/img]


待續


機會黎喇[bomb]


主角救美啦


趕走淫賊後,就做救火英雄
戴住七彩condom..............


#fire#


趕走淫賊後,就做救火英雄
戴住七彩condom..............



[banghead]


機會黎喇[bomb]

[bomb]


跳至第



  快速回覆 - 輸入以下項目

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,本站會員請先登入。非會員人仕,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,費用全免,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。


上次光臨時間: 25/4/2017 22:47 | 現上線用戶數量: 219,279/192,188
今天貼文總數: 1,032 | 累積文章數目: 6,160,450

聯絡我們 | 服務條款 | 私隱政策 | 廣告查詢 | 職位空缺
Copyright © 2017 HKGolde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