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高登熱話 吃喝玩樂 科技消費 名人專訪 短片
現有會員可[按此]登入。未成為會員可[按此]註冊。
[公司模式-關]  [懷舊模式-開]  [Youtube 預覽-關]
[大字型]  [小字型]

您現在聚腳在 非會員伺服器 講故台內。
[轉到會員伺服器]  [轉到海外伺服器]
香港高登關注有會員被淋油一事

最近傳媒報道「高登仔揭吸血中介開果汁店」一事,我們留意到有會員對討論區的私隱資料保護措施表示關注。

香港高登一向以嚴謹慎重的態度處理會員個人私隱資料,絕對不會向投訴方提供任何會員資料。事實上,事主本人由2016年起至今年1月仍繼續相關討論,而該討論帖亦無被刪除。

據悉事主不幸受到電話恐嚇及淋油滋擾,現已報警求助,香港高登向事主表示慰問。若事主認為事件涉及私隱洩露,我們建議事主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提出投訴。
跳至第

發起人
(穿越 校園)今年我三十三歲,回到了1998年(3)
937個回應
家法老豆[shocking] [shocking]


「爸爸,啲錢係攞嚟買電腦架,你畀番我地啦!」阿興哀求道。


爸爸對偷了我的錢一事直言無諱,讓我憶起了他在我讀小五那天動手打我媽,就是他把這個家打散的,前塵往事一一在我腦海浮現,但浮現的只有他對我們三母子身上所施加的傷害。


我對他的不滿一下子突破了臨界點,終於在這一刻像火山般驀地爆發,道:「點解啊?點解你成日都係咁嘅!我讀緊中四都知道錢嘅重要,一放學就去返工搵錢,而你咁大個人咁得閒,有咁多時間,唔係喺屋企向左走向右走雀玩魚,就唔知走咗去唔知邊度玩,你知唔知搵錢好辛苦架?個二萬幾蚊每一蚊每一毫都有血有汗架?」


爸爸在這一刻愣住了,顯然他並未想到我膽敢以這種態度和他說話,而且還要在他的手下面前這麼不留情面數說他。


這時青雲與肥佬陞可能亦意識到他們與這場面十分格格不入,於是青雲便道:「阿大,我同肥佬陞去買宵夜。」


青雲與肥佬陞離開後,我與爸爸互不相讓地對視著,他率先打破沉默道:「點解你咁望住我啊?我係你阿爸,老豆洗仔錢天公地道,仲有你住喺度,交租唔駛錢?水電煤唔駛錢?」


我冷冷道:「依家係你偷咗我啲錢,你自己理虧在先,淨係識得攞你係老豆嘅身份嚟壓我,你話你係老豆,你有做過老豆嘅本分咩?做人老豆唔係應該出去打工,搵錢返嚟養家咩?畀人CUT水CUT電都試過幾次,有幾次係阿婆可憐我兩兄弟,畀錢我地去交番電費水費先有水有電;你啲債主嘅電話我都接過幾個喇!」


阿興瞧了瞧爸爸,再看了看我,喚道:「哥!」


我雖然瞧見爸爸的臉色變得鐵青,但這是我憋在心中廿多年來的心底話,多年來我一直想說,可是一直沒有機會說,後來我兩兄弟與媽媽搬到東涌後,便很少再與他見面,回到了1998,之前錯過了很多機會,有些話想說沒有說,現在便把一切全都說出來。


我續道:「我唔知你之前發生咗咩事,但做人係向前看嘅!你自己捫心自問你對上嘅長工係喺幾多年前?你依家先四十幾歲,你係咪想一直好似爛泥咁樣一直頹落去?頹到死嗰日為止啊?」


我暢所欲言,我的話沒有留半分餘地,不知何時我與他的關係變得這麼差,往日我與他的話並不多,但今天我的話句句亦毫無避忌觸及到他的頸上逆鱗。


爸爸的臉色變得很難看,暴喝道:「你個Hi Hi仔講咩啊!」


如果是昔日的我,處身在這狀況,定必驚惶失措,但回到了1998的我,對很多事已變得無畏無懼,我迎上了他那雙因暴怒而膛大的眼睛,淡然道:「你自己諗清楚我講嘅係咪事實?」


爸爸掄起拳頭,我見狀亦有所準備,應道:「咩啊?你想打我啊?我再唔係以前咩都驚嘅我,我依家大過架喇!」


爸爸聞言抿著唇一拳打了過來,我擋了一下,忍痛喝道:「你有咩本事?淨係識打老婆仔女。」


話畢,我便還擊,一拳揮去,就是這樣我們便扭打在一起。


阿興見狀,嚇得只懂放聲地哭。


片晌,我們打得累了,各自把對方推閞,我們喘著氣互相瞪著彼此,爸爸喝道:「你個Hi Hi仔打老豆,因住畀雷劈啊?」


我忍痛還口道:「你依個老豆除咗識打我之外,仲識啲咩?」


爸爸怒道:「你個Hi Hi仔咁叻?唔好喺到住喔?」


「好啊!唔喺度住咪唔喺度住囉!我依家就走。」


我穿上了鞋,拿起了書包準備轉身離開。


阿興拉住我的手,哭道:「哥,你唔好走喔!」


我摸了摸阿興的頭,道:「唔好喊!將來阿哥有本事接埋你出去住。」


我離開時,很用力把門關上,以宣洩內心的不滿和憤怨。


「爸爸,啲錢係攞嚟買電腦架,你畀番我地啦!」阿興哀求道。


爸爸對偷了我的錢一事直言無諱,讓我憶起了他在我讀小五那天動手打我媽,就是他把這個家打散的,前塵往事一一在我腦海浮現,但浮現的只有他對我們三母子身上所施加的傷害。


我對他的不滿一下子突破了臨界點,終於在這一刻像火山般驀地爆發,道:「點解啊?點解你成日都係咁嘅!我讀緊中四都知道錢嘅重要,一放學就去返工搵錢,而你咁大個人咁得閒,有咁多時間,唔係喺屋企向左走向右走雀玩魚,就唔知走咗去唔知邊度玩,你知唔知搵錢好辛苦架?個二萬幾蚊每一蚊每一毫都有血有汗架?」


爸爸在這一刻愣住了,顯然他並未想到我膽敢以這種態度和他說話,而且還要在他的手下面前這麼不留情面數說他。


這時青雲與肥佬陞可能亦意識到他們與這場面十分格格不入,於是青雲便道:「阿大,我同肥佬陞去買宵夜。」


青雲與肥佬陞離開後,我與爸爸互不相讓地對視著,他率先打破沉默道:「點解你咁望住我啊?我係你阿爸,老豆洗仔錢天公地道,仲有你住喺度,交租唔駛錢?水電煤唔駛錢?」


報警拉佢啦


今日仲有無?_?#kill##kill##kill##kill#


40幾歲拳手對住個中四中學雞,係地上扭打都只係打成平手,都算屈辱了。


有d戲劇衝突,人物之間交擦的火花,睇到幾過癮。


等 寂寞到夜深

夜已漸荒涼

夜已漸昏暗

莫道你在選擇人

人亦能選擇你

公平

原沒本點偏心

苦澀


今日仲有無?_?#kill##kill##kill##kill#


明日打多啲


40幾歲拳手對住個中四中學雞,係地上扭打都只係打成平手,都算屈辱了。



睇個結果都知道點解


走乜向左走向右走姐
報警拉個Hi Hi老豆啦


:-[文呢


40幾歲拳手對住個中四中學雞,係地上扭打都只係打成平手,都算屈辱了。



睇個結果都知道點解

廢柴老豆#bye#


離開了家,我致電給媽媽,可是媽媽並沒有接聽,她應該還未下班吧!我又想今晚不如到阿婆家裡過夜,但現在已經差不多十一點了,如果這時我走去阿婆家,她知道了我和爸爸鬧翻,一定會很擔心,而且阿婆家已經住了五舅父一家,再加上我的話,對彼此都不太方便,一時之間我亦不知道到那裡去才好,於是只好在街上蹓躂。


我走到石寧樓對出停車場的平台公園,一邊盪著鞦韆,一邊計劃今後有什麼打算。


我記憶所及,我在第二次會考,亦即是零一年會考後才搬進東涌,現在才一九九八年十二月,亦即是我要在這兩年多的時間,尋找地方暫住,搬出去我是沒有能力,而且我仍未夠十八歲,那有人會租屋給我住呢!看來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搬去媽那裡同住,可是媽住的地方是油麻地天台屋,僅足夠她一個小女人居住,再容納我真的有點困難,而且我上學、上班的地方亦是石梨,如果我真的搬去與媽同住,交通將會非常不便。


想著這些煩心的事情,一陣冷風吹過來,我不禁打了個冷顫,不竟已經踏入了十二月,普遍氣溫在十五度以下,出門時我並沒有多帶衣服,連校服亦沒有帶出來,只好明早叫阿興把校服帶給我。


為了抵抗寒冷,我便蹲下來做掌上壓、深蹲跳等一系列的重力訓練。


說真的,經過這二個月,嚴於律己的堅持,我的身體質素比之前好得多,有時在PE堂跑圈,還與郭左杰、陸泳祥這些校隊成員鬥得難分軒轅,難怪剛才我可以與曾挑戰拳王周比利的老爸打成平手,不過被他打中的地方,到現在還隱隱作痛。


「咦!妳地睇下今晚咁凍,仲有人喺公園做掌上壓。」


另一把聲音響起:「係囉!依家都成十一點嗰喎!」


我抬頭瞧去,瞥見布正麗與兩位老死譚慧詩、許詠欣,一邊吞雲吐霧一邊走過來。


布正麗瞧見我,有點詫異道:「咦!原來係你啊!」


我站起來,拍了拍雙手,道:「HI!」


想起了之前與她在街上相遇,我在她面前提起了湯仲謀,讓她生了很大的氣,但現在她像個沒事人一樣,相信已經消了氣。


她問道:「咦!妳唔係乖學生嚟嘅咩?做咩咁夜仲唔返屋企溫書啊?喺度做咩啊?」


我微笑道:「個公園又唔喺妳嘅?我鍾意喺度做下運動,唔得咩?」


「唉呦!問你一句,你居然頂一句。」布正麗旋即笑道:「或者第時我做咗皇后娘娘,依個公園就係哀家
呢!」


我冷笑一聲,布正麗指著我的左頰道:「咦!唔係喎!你塊面瘀咗喎!」


我聞言別過頭,布正麗鍥而不捨地繞過來,我再把背部對著她,她拉著我的手臂,不讓我逃開,道:「真係瘀咗啊!嘴角仲有啲血跡,你同人打交啊?」


我撥開了她的手,有點煩厭,道:「妖!唔好攪啦!」


布正麗喚道:「喂!妳地兩個過嚟睇下,睇下佢塊面係咪畀人打傷咗?」


譚慧詩與許詠欣聞言走過來,道:「係喎!真係瘀咗喎!」


布正麗嘲道:「你依啲讀得書嘅,都唔係乖都去邊,成日諗埋好多詭計去整人,今次又整鬼邊個啊?」


二萬多元被爸爸偷走,讓我這次的活都是白幹;未能買電腦,讓我和阿興都異常失望;剛剛還和爸爸大打一場,現在有家歸不得,我的心情已經糟透了。


我怒道:「我加陣無心情同妳大小姐玩啊,畀我靜下啦,唔該!」


布正麗怔仲了片刻,道:「嬲啊?唓!都唔玩得嘅!」


布正麗見我沒有理會她,便道:「喂!你好似好多野煩咁,我布甸話晒係依頭都有啲人識,你同我講,或者我幫到你呢?」


我搖了搖頭:「妳幫我唔到架!」


布正麗遞了一支香煙給我,道:「你個樣咁煩,整番飛。」


「多謝喇!我唔食菸架,如果妳想幫我,麻煩妳畀我靜下啦!」我謝絕了布正麗的好意。


此時,有兩名警察從遠處走過來,其中一名警察問道:「喂,你地四個咁夜仲係度做咩啊?攞身分證出嚟。」


我從錢包掏出身分證交給了其中一名警察,該名警察指了指布正麗等人,問道:「你地識架?」


我點了點頭,道:「算識啦!讀埋同一間中學。」


兩名警察向我們盤問完畢,把身分證還給我們便道:「你地好快啲返屋企喇!」


我們離開了公園,我不禁在心中暗嘆,現在離上學時間還有七八個小時,我應去那裡打發時間呢?


我向大LIFT的方向走去,譚慧詩奇道:「咦!成皇志,你唔係住石梨一村咩?仲咩行去大LIFT度?」


「我…我想去買宵夜,得唔得?」


布正麗打量了我一眼,道:「你條友咁夜唔返屋企,仲咩住個書包,唔係同屋企人吵大鑊啊?」


布正麗一語中的,我不禁愕然。


布正麗笑道:「仲咩唔出聲啊!真係畀我講中咗啊?」


我們搭大LIFT到了二樓天橋,出LIFT後,我加快腳步離去。


布正麗從後喚道:「喂!喂!成…成皇志。」


我別過頭,問道:「咩啊?」


「睇你個款都係無地方去啦!不如嚟我地度喔?」


我有點詫異,道:「去妳地度?」


「係啊!不過喺8座度,你敢唔敢嚟喔?」


我冷笑一聲,道:「往日我真係唔會中妳啲激將法,但今日我真係『不堪一激』,8座咋,又唔係軍營,去咪去。」


[img]https://na.cx/i/CBj6Q.gif[/img]

待續


[img]https://na.cx/i/CBj6Q.gif[/img]

待續


我最愛嘅布旬出場啦


https://na.cx/i/CBj6Q.gif[img]https://na.cx/i/CBj6Q.gif[/img] 待續
我最愛嘅布旬出場啦


我覺得大勁志有機會同布甸有感情線


#hoho#


https://na.cx/i/CBj6Q.gif[img]https://na.cx/i/CBj6Q.gif[/img] 待續
我最愛嘅布旬出場啦


我覺得大勁志有機會同布甸有感情線

但個口成陣煙味xx( xx(
打車輪會好向左走向右走臭


push 大家新年快樂[sosad]


跳至第



  快速回覆 - 輸入以下項目

本討論區現只接受會員張貼文章,本站會員請先登入。非會員人仕,您可以按此加入為新會員,費用全免,並可享用其他會員服務。


上次光臨時間: 25/4/2017 23:01 | 現上線用戶數量: 226,997/192,946
今天貼文總數: 1,043 | 累積文章數目: 6,160,461

聯絡我們 | 服務條款 | 私隱政策 | 廣告查詢 | 職位空缺
Copyright © 2017 HKGolde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